去年10月底開始,2013年中央第二輪巡視工作相繼啟動,10個中央巡視組分別對吉林、山西、安徽、湖南、廣東、雲南等6省和國土資源部、商務部、新華社、三峽集團等4個單位進行了巡視。近期,上述地區和單位陸續公開巡視整改情況。
  截至發稿,包括山西、新華社等在內,已有6個地區和單位通報了整改情況。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在業已公開的廣東、吉林、安徽、國土資源部等4個地區和單位中,至少有55名廳局級幹部被處理。
  與2013年第一輪巡視整改情況通報相比,用大串數字說話、明確點出廳局級幹部被處理情況,成為此輪整改情況通報的亮點。對於剩餘地區和單位的通報,輿論抱以期待。
  廣東 廳級幹部38人嚴重違紀被查處
  其中,廣東人數最多。根據通報,今年以來,查處廳級幹部嚴重違紀問題38人,包括省政府原副秘書長、省海防打私辦原主任羅歐,廣東電網原總經理吳周春,省科技廳原副廳長王可煒等。
  值得一提的是,廣東此次還“嚴肅處理茂名領導幹部系列違紀違法案件中涉嫌行賄買官人員”。通報顯示,對茂名領導幹部系列違紀違法案件中涉嫌行賄買官人員159人的組織處理已基本完成,其中,降職8人,免職63人,調整崗位71人,提前退休1人,誡勉談話16人。
  國土部 4人因配偶被談話
  作為本輪巡視的兩個中央部委之一,國土資源部則處理了8名局級幹部。根據通報,此次嚴肅查處了國土資源部法律中心主要負責人利用職權為子女經營活動謀取利益案件、中國地質調查局因公出國考察團擅自改變行程案件、中國地質科學院礦產資源所公款旅游和違規發放福利案件、中國地質科學院地質力學所公款旅游案件、國家土地督察廣州局利用督察機構權力和影響擅自向地方攤派資金和設立“小金庫”案件。
  記者註意到,在上述8名幹部中,其中5名正局級幹部、1名副局級幹部獲黨紀政紀處分;另外2名正局級領導幹部則被免職。此外,2名正處級幹部獲黨紀政紀處分,並1名正處級幹部被免職。
  通報還指出,對巡視中發現的4名幹部配偶從業情況逐一進行談話提醒,並全面摸底全體副處級以上幹部配偶子女在國土資源相關中介行業組織就業情況,消除潛在廉政風險。
  安徽 查處縣處級以上幹部案件82件
  安徽則處理了5名市廳級幹部。今年1-5月,安徽累計查處縣處級以上(含縣處級)領導幹部案件82件,處分縣處級以上(含縣處級)幹部76人。
  其中,市廳級幹部案件5件:六安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工委原書記、管委會原主任周耀,省旅游局原黨組書記、原局長胡學凡,滁州市委原書記江山,宣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原院長楊謀林,滁州市蘇滁現代產業園管委會原主任、黨工委原副書記邢高。
  吉林 3名副省級領導企業兼職
  吉林的整改情況顯示,有4名廳級幹部被立案調查。中央巡視組入駐以來,全省紀檢監察機關立案1986件,結案2292件,給予黨政紀處分2347人,移送司法機關66人。
  目前,吉林省紀委已對通化市委副書記、市長田玉林,省委黨校原常務副校長李小平,省農科院院長、黨委書記岳德榮,省司法廳副廳長趙洪興3名正廳級、1名副廳級幹部正式立案,正在組織深入調查。
  吉林的巡視整改,還關註到“個別副省級領導違規擔任金融機構董事長”的問題。通報顯示,在金融機構擔任領導職務的原副省級幹部3人。其中,1人因個人嚴重違法違紀被處理;另外2名領導同志表示完全擁護中央和省委決定,均已辭去在企業兼任的職務。
  山西 被“處分廳局級幹部數量”翻倍
  另外值得註意的是,作為中央第六巡視組巡視的地方,山西雖然沒有說明廳局級幹部被處理的數量,但在通報中明確指出,與上年同期相比,全省“處分廳局級幹部數量增長100%”。中新
  相關新聞
  高層對裸官治理提要求
  魚和熊掌不能兼得
  “裸官”和貪官之間有相互轉化關係,“裸官”更容易變成貪官,貪官往往會選擇做“裸官”,所以“裸官”儼然成為外逃貪官的“預備隊”。在反腐形勢日趨嚴峻的背景下,治理“裸官”必須釜底抽薪,從制度層面約束所有“裸官”。
  今年5月底是廣東治理“裸官”的截止時限,廣東省委曬出了成績單:共查出1000多名“裸官”,其中200多人選擇遷回家人;共對866名“裸官”調崗,包括9名市廳級官員;僅江門一地,被調崗的“裸官”就達128人。
  “裸官”一詞誕生於2008年。至今,“裸官”治理已延續6年。但詳細披露“裸官”數據並採取實質意義的“裸官”治理行動,廣東還是全國首例。
  “要麼接回家人,要麼接受調崗,要麼提前退休。”廣東裸官治理採用了“三選一”的模式,引發社會廣泛關註。但截至目前仍“後無來者”——其他省份未跟進。
  知情專家透露,高層對裸官治理提出要求:不能身在曹營心在漢;魚和熊掌不能兼得。
  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已提出“推行新提任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從業、財產、出國(境)等有關事項公開制度的試點”。國家行政學院教授許耀桐建議儘早實施。
  境外媒體也關註到中國的這一強力舉動,稱“裸官的‘美好時代’”結束了。
  據瞭解,廣東的“裸官”調崗做法,已經納入了決策層的視野。知情專家說,有關部門正在研究裸官崗位準入問題,“也就是崗位限入,出台規定明確哪些崗位不允許‘裸官’任職”。新京報  (原標題:中央第二輪巡視 被查廳局級廣東最多)
創作者介紹

帛琉

uk74ukqwt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